搜索

杭白菊、胎菊和贡菊的区别

日期:2018-01-11 来源:茶知识
作者:陈志豪 我要收藏

杭白菊、胎菊和贡菊的区别

 

 

杭白菊、胎菊和贡菊的区别


  很多朋友买菊花茶的时候都会问,杭白菊、胎菊和贡菊有什么区别呢?哪种菊花茶更适合我呢?今天就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三种菊花具体有哪些相同点,又有哪些区别?
 

  杭白菊、胎菊与黄山贡菊均具有清热降火清肝明目等功效,可替代茶叶作为日常菊花茶冲泡饮用,是居家、办公、酒楼、茶馆及各种会所不可缺少的饮品之一。黄山贡菊、胎菊和杭白菊是产量最大、广为接受的菊花饮品。
 

  杭白菊、胎菊与黄山贡菊功效稳定价格适中,是最常见的饮用菊花,三者虽然均可作为药用菊花,但在功效、外形、加工工艺及口感等方面有一定的差异,杭白菊、胎菊与黄山贡菊的区别有哪些? 贡菊和杭白菊哪个好呢?以及大家经常说的胎菊又是什么菊花呢?我们列出了杭白菊、胎菊与贡菊的七大区别。
 

杭白菊、胎菊与贡菊的七大区别:
 

1、杭白菊、胎菊与贡菊的产品品种差别:杭白菊未开放的花蕾叫做胎菊(也称蕾菊),10月末第一批采摘质量最好的是名符其实的胎菊王。胎菊是杭白菊中的上品,一般作为礼品的都是用胎菊。花蕾全部开放后采摘下来的就是杭白菊。杭白菊亦名小汤黄、小白菊,为桐乡地区的特产。它与安徽的滁菊、亳菊,河南的邓菊,都是中国驰名的茶用菊。贡菊也称“黄山贡菊”、“徽州贡菊”,又称徽菊;与杭菊、滁菊、亳菊并称中国四大名菊;因在古代被作为贡品献给皇帝,故名“贡菊”。
 

2、杭白菊、胎菊与贡菊花朵的外型区别:盛开的杭菊中间有深色花心;未盛开的杭白菊称作胎菊,颗粒米黄色,大小均匀,紧凑;贡菊花朵基本都是瓣儿,颜色泛白,花心很小。
 

3、杭白菊、胎菊与贡菊加工工艺差别:杭白菊是经过蒸熟后晒干的,所以看起来是粘在一起的饼状;第一次在杭白菊花朵未完全张开的时候摘收下来的为胎菊,前两次采摘的质量最好,经干燥加工出来后为特级花选用的是头序花蕾初开的嫩芽,精心的蒸制,烘焙而成,具有独特的味道.以它的稀少而颇为珍贵。黄山贡菊是新鲜菊花直接烘干而成的生菊花,是一朵一朵的。
 

4、杭白菊(胎菊)与黄山贡菊的产地差异:杭菊(胎菊)原产地为浙江省桐乡市(注意杭白菊的产地不是杭州哦);贡菊原产地为安徽黄山所属的歙县、休宁一带。杭白菊一般种植在平地上,而黄山贡菊大多生长在坡地。
 

5、杭白菊、胎菊与贡菊的功效差异:杭白菊、胎菊和贡菊都是清热去火明目的,不过杭菊和胎菊更重平肝明目,主要去肝火;而贡菊是清肺火的。所以,一般杭白菊更多为入药,杭白菊之胎菊和黄山贡菊更多作为日常饮品。
 

6、贡菊、杭白菊和胎菊的口感及味道差异:杭菊本身含糖份,闻上去有些甜,且经过蒸晒,冲泡后茶水也略有甜味儿,因此口感比较平和,尤其是胎菊,汤色淡黄,如淡淡的茉莉花茶,并无显著的苦涩味。 贡菊冲泡后则口感稍显冲烈,保持了浓重的菊花原始味道,所以通常需要加点冰糖或者白糖来调味。贡菊冲泡后汤色黄种带绿(因为没有经过蒸制的原因,保持了原始的绿色),冲泡后存放数小时还能变为绿色,这都属于正常现象,并不是变质的表现。
 

7. 杭白菊、胎菊与贡菊的价格差异:胎菊一般要高于杭白菊和贡菊的价格,品质相对来说要好一些,是送礼的首选佳品。如果是个人饮用的话,依个人喜好,三者都是不错的选择哦。
 

   那么,到底杭白菊、胎菊和贡菊哪个好?我应该购买哪种菊花饮用呢?当我们了解了黄山贡菊与杭白菊及胎菊的细微差别之后,大家关心的问题其实也就有了答案:其实无所谓杭白菊好,还是黄山贡菊,或者胎菊更好。至于选择哪一种菊花饮品,主要是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我们给您的建议是:如果是日常饮用,杭白菊之胎菊王是最合适的产品,无论外形还是口感和汤色都比较好。如果是因上火引起眼睛红肿或者嗓子沙哑,为了清热功效更佳,不妨以黄山贡菊作为首选。
 

  现代的都市人工作忙碌、烟酒侵蚀、环境污染又缺乏良好的饮食习惯,普遍都有着各种上火的症状(青春痘、口腔溃疡、目赤、等等)。而年轻一代的工作生活娱乐中,往往离不开上网及长时间面对电脑。辐射和光污染更加剧了眼睛的长期疲劳,造成了视力日趋减退。如果你觉得经常性视觉模糊并开始看不清细小文字的时候,一定要改善不良的生活习惯,尝试日常泡饮这些菊花茶吧,想必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
 
  专家提醒:菊花茶并非人人皆宜。菊花茶最适合头昏、目赤肿痛、嗓子疼、肝火旺及血压高的人喝;体虚、脾需、胃寒腹泻者都不宜饮用;糖尿病人或血糖偏高的人最好单喝菊花,不要加糖或蜂蜜;过敏体质的人应先泡一两朵试试,若没有问题再多泡,不应过量饮用;不明确自己体质的人喝菊花茶最好不要加冰糖。

 

来源:陈志豪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如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328227411@qq.com尊重原创 立志弘扬传播茶文化 茶文艺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文艺立场。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