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茶若君子文集记中山书画院院长谢克谦

日期:2018-04-13 来源:李幼谦散文集茶若君子
作者:李幼谦 我要收藏

的还称他是救命恩人

 

 

记中山书画院院长谢克谦


  芜湖市中山书画社是中国著名书画家黄叶村先生创办的,2007年的12月30日,改名为芜湖中山书画院,年前,中年书画家谢克谦新当选为院长,他是芜湖市书画院特聘画家、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平一艺术传媒公司专职画家,芜湖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芜湖现代画院艺术委员会主任、九华山画院院士、芜湖市老年大学艺术系讲师、中国当代书画联谊会会员,已经在省内外名声渐起,以自己的实力创造出广博精湛的艺术成就。

 

  他多才多艺:装裱字画、篆刻金石、诵佛讲道、气功武术、拉京胡唱京戏……无所不能。他画艺丰富:山水花鸟、古今人物、飞禽走兽……样样精通。他技艺精湛:有“谢快笔”之称,花鸟一挥而就,大型山水也能一气呵成,佛教人物画尤其受人青睐。

 

  他成绩卓著:参加过省市乃至全国的多次画展并获奖,作品被沈均儒纪念馆、南湖革命纪念馆、世界妇女大会及海内外书画爱好者收藏,有的还成为国外教育录相带的封面,美国、日本、墨西哥等国际友人还登门求画。

 

  他热心公益事业,服务于社会,多次捐画、组织画展、教书育人。


  自学成才磨练出灵巧的手谢克谦与美术结缘于平淡的童年时。

 

  文革期间,父亲遭受冤案,家庭始终笼罩着阴影,没有伙伴,他只能躲在大桌子底下一个人用泥巴捏小动物玩。家住郊区,大自然给他美的启发,产生了将色彩涂到纸上的愿望,所以在学校里他的美术名列前茅,小学五年级时就参加了全国美展。

 

  中学毕业后走上社会,家长认为:“这孩子心灵手巧,就让他进工艺绣品厂吧。”于是莫名其妙地当了男绣花工,车间里全是女孩子,他一个小伙子正要打退堂鼓,企业庆祝“五一”搞演出,需要做大头娃娃,他自告奋勇做了十几个,好看。厂长拍着他的肩膀夸奖:“小谢怪能的啊,好好干,如果能够在绣花上取得最好成绩,就让你进设计室。”

 

  受到激励,他勤学苦练,学会了百多种针法,荣获了全国小发明二等奖,被调进设计室。他设计的花样生动活泼,制成的工艺品如台布、枕套、被面等打入了国际市场。

 

  以后,他在芜湖美华服装厂当了工艺师,全市历次菊花展览,都是他大展身手的机会,他勤于动手,大胆制作:扎的动物灯几可乱真,种的菊花千姿百态,都给绘画打下的基础。当他成为画家时,并不后悔工厂的艰难困苦,因为那锻炼出他的心灵手巧。

 

 努力学习提高了技艺机

 

  会只给有准备的人,当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招生时,他成为全省行业里唯一中选的人。


  谢克谦格外珍惜这段时光,在烟台观海,扩大了他的视野,到泰山写生,增长了他的见识,到荣宝斋学裱画,练就了一技之长……聆听到全国许多著名画家的讲课,是他更大的收获。为赶作业,他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早上起床一看,落下的头发几乎把枕头都染黑了。

 

  结业回芜湖时,他带回家的是重达25公斤多的画稿、三寸长的胡子、还有他谢顶微秃的脑袋,却幽默地自嘲:“我还努力不够,真正聪明的脑袋是不长毛的。”以后,他又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继续受业,多年来刻苦实践,每日作画是他最快乐的时候,技艺也日臻娴熟起来。

 

  谢克谦是画花鸟画起家的,曾经为写生登泰山、闯雁荡、攀天都、上黄山,数次爬上二十多丈高的悬崖采花,百草千花在他笔下栩栩如生,曾经一个晚上画了四十幅扇面,没有一个画面是重复的,尤以雍荣华贵的牡丹见长,人见人爱,他也得到“牡丹仙子”的戏称。

 

  为拓宽技艺,他又兼习飞禽走兽、人物风景,后来又攻山水画。他认为山水画的根脉在古典画中:唐寅的逸丽、仇英的精细、沈周的慎密、范宽的雄浑……都给他无穷的启迪。最让他痴迷的是古画中的线条美,仅以线条造型,却体现出阴阳向背的光度和质感。古代的绘画艺术穿透几个世纪的光芒,让他接受到不可理喻的美感。于是,他找来大量的古画范本,精心揣摩,反复学习。为买一本四王画集,他把买衣服的四百多元钱掏出来,在妻子的埋怨声中,他捧着厚厚的画集看到深夜一两点钟。

 

  终于,他一改泼墨写意的速画法,精心运笔,画出线条时毛笔能发出“沙沙”的摩擦声,磨出了性子,也磨出了笔力,达到了古人绘画的力度。同时,那抑扬顿挫、细笔长线的轮廓,清婉爽利的丛线、圆转流畅的曲折、密集利落的皴纹,都画出了超凡出世的古意,产生了返朴归真的效果。

 

  他深入生活,经常出外写生,还在三县建立了自己的创作基地。只舍得戴七块钱的电子表,为了采风,却花几千元买了一台数码相机,逍遥于天地之间,荡舟于湖海之内,游尽名山大川,走到哪里摄到哪里,祖国的大好风光丰富了他的视野,为他的创作积累了素材。

 

  在享誉了花鸟画家的盛名之时,谢克谦忽然又以山水画家的面目出现,捧出一批6尺、8尺的大型山水:峰峦迭出、云蒸霞蔚、飞瀑如练、奇松峭立,把不同质感的山石、草木、烟霞、云水巧妙地揉为一体,于空灵中见凝练,于雄奇中见秀丽,既有浩瀚空朦的气势,又具峥嵘秀隽的奇俏……这就是画家别出心裁的创意。

 

传承文化走出现代的路

 

  谢克谦抒情地写意,诗意地绘画,把对大自然的满腔锺情述之笔端,产生清俊激昂的创新与突破。他始终处于求新求变的创造中,除了在复古中创新,也不断地吸取西画的理论,学习西画的透视构图,掌握了色彩块面的应用,经常在不安的躁动里几天不画一张,紧张地思索,深刻地探讨理论,终于练成博采众长的扎实功力了。

 

  复古是为了创新,他研究周易,学习古代的哲学思想,将五行相生相克的辩证法统一在自己的作品中,探讨出新的绘画理论,远淡造化、强化心源,以自己的悟性,把勾、皴、擦、染、点的常规程式发扬光大,吸收了新安画派和岭南艺术的骨髓,构图大巧、意境深远,画出的山水气势磅礴、厚重凝练,于空灵虚静中突兀雄奇。再加以大块的虚白和大面积的渲染营造了山峰与云雾的空朦,虚实巧布,变化神奇,给群峰层层拔高的空间感,给烟云缕缕漂浮的流动感,将视觉中心凝聚在饱墨直入处,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山水艺术笔墨的韵味。

 

  他把西方的构成艺术融合到传统的国画之中,山水画主景雄浑坚实,远景层次分明,产生了立体的透视效果。他创作的《大道似水》,整体看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旋涡中一只孤独的小鸟在礁石之上,用的是水墨的颜色,却有油画的笔触,那就是他勇于探索的实践。那奇谲诡密的《流光》系列组画,以逆风夕阳芦苇构成点、线、面的风景,冷暖色调的强烈对比、纷繁迷离的构图,用自然的水墨语境表达天籁之声,给人强烈的冲击力。这些,都是他中西融会贯通的创新之作。

 

  有了这样的底蕴,谢克谦又兼攻人物画,古为今用,通过写生与临摹,他绘出《岁月》的母亲形象,又描绘出《长江大桥建设者》新时代人物的风貌。他画的佛经人物、菩萨罗汉也是一绝,既具备了古拙简洁的古意,又有神态自若的现代特征。完成了艺术风格的转型定位。

 

  在研究国画的同时,他又自学书法,经常到南京艺术学院拜师学艺,通过他自己的对书法的理解和高超的技艺,书法也独创一格。笔者在设计《倾城红颜》的长篇小说封面时请他题写书名。正是炎热的夏天,他亲自带着笔墨来到作者家中,听取了书中的内容,了解到封面的创意,在挥汗如雨的书房里,他写了一张又一张,最后成字时,“倾城”两字潇洒美丽,而“红”字的倾倒则表现古代的红颜薄命,“颜”字的底下三撇写成滴血的红泪,生动鲜活地体现了历史小说主题,见书的人无不称赞书的封面有创意,书名也题写得好。

 

  在担任《芜湖风情》美术编辑后,他每期给期刊插图。一个来自乡村作家何世平出版一部中篇小说集,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给他画插图,细心揣摩书中的内容,被作者《夏殇》的悲剧世界激荡心灵,设计的封面及内容都很好地体现了全书主题的凄美。

 

  为了宣传华侨界为之感动的香港邓云先生,他的插图中,主人公站在大海边面对波风涛谷,有力地表现了其胸襟抱负,新闻界泰斗也称赞他为“神笔马良。”

 

  慈悲情怀无私传艺

 

  克谦出生在普通的职工家庭,又因为他来自最基层的工厂车间,尽管有高超的绘画技艺,但是受体制的局限,不能调动进机关。在建国40周年前夕,服装工业公司抽调他去布置美展,他一个人装裱了全部作品,还画出十几幅画,当时就惊动了全公司,但始终无法把他调进机关。但是因为他也当过下岗工人,所以有很深的平民情结,也有更深层社会责任感。在与朋友的交流中,他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人:跌到的他来背,昏迷的他来救助,走不动的他来掺扶,即使在陪同学员去外地采风,他也主动承担起照顾年老体弱的人……已经有过几次现场救人的经历了,有的还称他是救命恩人。

 

  他说以慈悲为怀是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就是见不得有困难的人,总是习惯伸出援助之手,无私地帮助他人。与他交往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一个教古典诗词的老师,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居然把遗嘱执行与见证的重任交给他。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扶植了一个残疾人画家。四年前,六郎镇保姆汪英兰家住了一个瘫痪的病人蔺述新,在上海和兰州跟老师学过画牡丹,到芜湖找不到老师。这天,汪应兰到芜湖市吉宝斋买绘画材料时突然想到,文具店老板应该认识画家们啊,于是就托吴老板找个技艺好、人厚道的老师。吴老板毫不犹豫推荐了谢克谦。

 

  听说谢老师花鸟鱼虫山水人物无不精通,牡丹更是一绝,很高兴,但蔺述新想到他住在城里,在老年大学每周有十几堂课,自己住乡下,能来教授技艺吗?没想到,谢克谦听说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且申明免费教他画牡丹。2005年寒冬的一天,吴老板就陪着谢画家来了。他不仅没在这家人吃他们精心准备的饭菜,而且带去了一些宣纸,答应经常来辅导蔺述新绘画,当即给他绘了一幅四尺的公鸡牡丹图,昂扬与明丽的画面使病人精神焕发。

 

  从冬到夏,一年四季,连续四年,克谦每月都要抽出时间,找朋友要车,去乡下义务教学。即使酷暑挥汗如雨,都是一到他画室提笔就画,边画边给他介绍枝叶、颜色、构图等基础理论、绘画技法。不仅自己去,而且邀请了芜湖美协主席张乃成、名誉主席洪明道、书法家王正龙等许多画家去看望蔺述新,为他画画,为他题字。蔺述新在谢克谦几年无私的教授下,进步飞快,不仅画得更好了,而且也画得更快了,终于脱颖而出成。2008年秋,克谦还与芜湖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段天文主任一同为他策划并主办了画展。

 

  他的学生远远不止这一个,他的学生从四岁到九十岁,什么职业与学历都有,还有日本的、美国的、加拿大的、俄罗斯等十几个外籍学生。迎奥运会期间,芜湖邀请了十几个外国朋友进行中西方的文化交流,克谦现场十几分钟画出牡丹,让外国朋友惊叹不已,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2004年,他同时还收过五个日本学生与一个加拿大学生,这些外国朋友还到他家里观摩创作,虽然语言有障碍,但对美的追求是相通的。他的教学深入浅出,让学生们听得懂、学得会、画得出、用得上,所以颇有成果。学习以后,有不少学员提高了水平,想举办画展,他也积极支持,联系展览地方,协助装裱,为他们宣传、摄影……比自己办画展还忙些。

 

  因此,各方面都喜欢请他去当老师,新芜区、团结路的老年大学尚在市区,而四褐山老年大学离市区有三十多里,来去一次,在路上要花费三小时;到飞机场教学更远,交通也不方便,他每次骑自行车来去要花费半天的时间,他依然风雨无阻。就在芜湖市老年大学,有段时间同时要教花鸟画、山水画、工笔画及书画装裱。他也毫不懈怠。父亲临终住院,他每天晚上通宵达旦地守护,白天还打起精神给学员上课。就是父亲过世需要料理丧事期间,他依然抽出时间,打起精神给学生上课,只是在给学生画展示图的时情不自禁落泪,大家才知道他有那么大的伤痛。

 

  “人上一百,五颜六色”教授的学生,老;小的小,三人都有,什么人都有。他都以一颗赤诚的心对待,一视同仁,用艺术去唤醒老年人对生活的爱好。一个老年朋友想办画展又不敢办,他认为有基础了,就鼓励她开办,一个人力量薄弱就动员她们几个人联合办。还主动为他们请新闻单位、制作光盘,在气候合适的时节,几乎每周都有他的学生开展,进一步提高了他们的兴趣。

 

  一天,他的教室里多了个年纪稍大的女同志,精神不振、情绪悲伤,一问才知道:她丈夫过世,身体也不好,才从工作岗位上退休,精神失落,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谢老师念头一转,立刻画了几枝梅花送给她作为鼓励。班长知道老师的用意,立即附和:“不得了,老师都送画给你了!”对方果然高兴,参加了书画班的学习,精神开朗了,画艺也不断提高。

 

  许多老年学员都以为自己画得好,受不得一点批评,不高兴就拿老师出气。克谦刚题了字,学员就挑剔:“我叫你写草书,你怎么写楷书?”他只有解释说楷书更合适。一个老年学员正在学画画,突然发了脾气:“我发现你长得孬哄哄的!”怎么这样莫名其妙讥笑老师?全班同学都愤怒了,班长站起来正要斥责对方,没想到谢老师却自嘲地开颜一笑:“你说得真对,这么多年来,从没遇到你这样的知音!”全班哄堂大笑,矛盾也化解了。

 

  《中国周刊》、《中华新闻报》、《新安晚报、》、《安徽日报》、《芜湖日报》、《大江晚报》等许多报刊都对谢克谦作了专题报道,很多地方刊登了他的画作。有人夸他是唐伯虎在世,有人说他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他都一笑了之,谦虚地说自己还需要提高画技,依然不骄不躁,一方面钻研新的风格,另方面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艺,同时研究《周易》、《诗经》等古籍贯,从中国传统文化寻找国画的根。

 

  艺无止尽,学无止尽,谢克谦刚至不惑之年,脚下的路还长着哩,艺术之颠还高着哩,他有决心也有能力一步一重天,敢于挑战自己,向更高的画艺迈进。

 

来源摘:李幼谦散文集:茶若君子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如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328227411@qq.com尊重原创 立志弘扬传播茶文化 茶文艺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文艺立场。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