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花心里的茶叶

日期:2018-07-26 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 我要收藏

   花心里的茶叶

 

  宛蓝(职员 江门)·人间有味

 

   王学泰先生写过一本《中国饮食文化史》,非常详尽以及完整描述中国数千年的饮食流变,及其蕴藏的诸多文化内涵。虽然是一本饮食文化历史专著,但字里行间,亦隐约可见先生的赤子性情。

 

   比如他讲士大夫饮食文化的形成,讲到高度发达的清代,举例了冒襄的饮食生活,说到冒襄,自然离不开慧质巧心的董小宛。董小宛烹调技术高超,生性淡泊,饮食方面多为素食,以蔬菜、野菜、香花为主,而且特别注重色香味,与洁白的瓷器相映衬,显得更加幽香艳异。所以王学泰先生直言不讳地说:“其幽香艳异,不仅使人大快朵颐,而且它们的美本身就已点缀了生活,这与沈复在《浮生六记》中反复写其妻喜食‘芥卤乳腐’(指臭豆腐),并以‘粪’喻之,真有天壤之别。”

 

   看得我捧腹不已,其实沈氏夫妇生活方式虽然没有冒氏情侣那么高雅,但芸娘也没有王先生想得那么粗鄙,所谓以“粪”喻之,那只是夫妻之间一种无伤大雅的玩笑及闺中记趣而已。

 

   在《浮生六记.闲情记趣》里,芸娘亦是一位兰心慧质的巧手女子,她在有限的条件里,替沈复创造不少屡见心思的雅致生活方式。譬如沈复爱小饮,不喜多菜,芸娘就置一梅花盒,用二寸白磁深碟六只,中置一只,外置五只,用灰漆就,其形如梅花。底盖均起凹楞,盖之上柄如花蒂,置之案头,如一朵墨梅覆桌;启盖视之,如菜装于花瓣中。换句当下语言来说,这装盘技术,简直是艺术装置了。有佳妻如此,夫复何求?这和董小宛为了照顾冒襄的饮食习惯,竭力将食物烹饪得远离肥腻,“火肉”(熏肉)使之味近于“松柏”,“风鱼”(风干鱼)使之味近于“麂鹿”,其实都是同一种性质而已。只不过董小宛是歌姬出身,明末青楼妓女尤其擅长精到的烹调技艺,甚至有专门钻研烹饪技术的手帕姐妹所组织的“盒子会”,董小宛就是其中佼佼者。寻常家庭出身的芸娘想掌握这么高超的技艺,也未必能做到。

 

   沈复记录两人喝茶的场景寥寥可数,但芸娘的妙思也不遑多让,沈复记载:“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芸娘这一出妙举,其实在林洪的书也有记载,只不过是茶换酒,莲花换莲叶,并喻为碧筒酒。林洪自己叹完这上佳享受,并推想到苏东坡在杭州做太守,也是经常享用这道美食:“坡云:‘碧筒时作象鼻弯,白酒微带荷心苦’。坡守杭时,想屡作此供用。”

 

  有雅心才有雅举,在这点来说,无论出身高低,都不妨碍人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想法。董小宛与芸娘的生活方式,其实只是我们失去的传统雅致文化而已。


  来源:深圳商报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如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328227411@qq.com尊重原创 立志弘扬传播茶文化 茶文艺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文艺立场。不承担任何责任